核心期刊學術咨詢服務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學術論文 > 文史藝術論文 > 我要出海了,請不要為我悲傷

我要出海了,請不要為我悲傷

來源: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:文史藝術論文時間:2020-04-14 10:4312

  我要出海了,請不要為我悲傷

  “我要出海了,請你不要為我悲傷。”

  在一篇名為《大虛構時代》的散文中,楊牧說自己想做一個遠洋航線的船員,在未知的時辰,告別浪漫的港。
 

新美術

  推薦閱讀:《新美術》(月刊)創刊于1980年,由中國美術學院主辦。該刊物素以學術性強而受到人文科學研究者的推崇。

  3月13日午后,曾吟著“我從海上來,浪聲滿袖”的詩人楊牧,在臺北國泰醫院走完了自己80歲生命的最后旅程。如今,詩人真的要去遠航了……

  “多年來,他一直被認為可能是臺灣第一個拿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。”臺媒在報道楊牧去世消息時如許評價。

  “我感到很哀傷,楊牧不像有那么急促。昨天,我向悅然稟告了‘綠騎士’已奔他而去。”遠在斯德哥爾摩的臺灣作家陳文芬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表示,她將先夫馬悅然(瑞典著名漢學家)翻譯編輯的《綠騎士:楊牧詩選》祭上案頭,“悅然說過,楊牧不僅是一名大詩人,也是一位最深刻了解西方文學跟中國文學關系的學者,這方面幾乎沒人能超越他。楊牧有很多面向,既是詩人、學者,又是教師,他在提攜后進上做了很多工作,還以編輯的方式擔當了文學界的推手,架起讀者跟作者之間的橋梁。”

  楊牧本名王靖獻,從早期的“葉珊”(筆名)時代就有詩集 《水之湄》、《花季》,在浪漫抒情風格上奠定他的名聲。上世紀60年代赴美求學,親見當地平權運動云涌風起,他更易筆名為楊牧,嘗試以詩介入社會,成功轉型為古典與現代相融、抒情與批判并存的詩人。楊牧的詩,如《十二星象練習曲》、《讓風朗誦》、《瓶中稿》、《林沖夜奔》、《孤獨》、《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》等,傳誦至今,已成經典。

  楊牧彌留之際,夫人夏盈盈為他輕誦那首《云舟》,這是他寫給朋友的一首悼亡詩,孤獨的寄旅,最終迎向欣悅——“凡虛與實都已經試探過,在群星/后面我們心中雪亮勢必前往的/地方,搭乘潔白的風帆或/那邊一徑等候著的大天使的翅膀//早年是有預言這樣說,透過/孤寒的文本:屆時都將在歌聲里/被接走,傍晚的天色穩定的氣流/微微震動的云舟上一只喜悅的靈魂”。

  花蓮少年:“我從海上來,浪聲滿袖”

  “我家在山后,那兒的海灘像絲帶。”(《你住的小鎮》)

  楊牧生長于臺灣東海岸的花蓮,后任教于美國西海岸的西雅圖華盛頓大學,前后達三十多年。太平洋、海的意象、洋流以及潮汐的涌動在他的詩中迭生多重象征意涵,潮起潮落無情地為時間的流動定下節拍。

  1940年,楊牧出生時,花蓮還是“一個幾乎不制造任何新聞的最偏僻的小城”,沉睡于層層疊高的青山之下,“可以看見盡頭一片碧藍的海色”。

  楊牧祖父是菜農,父親開了家印刷廠。

  1955年就讀花蓮中學高級部,楊牧年方15歲,就開始以筆名“葉珊”發表詩作。陳文芬記得圈內流傳軼事:當時一位頗有名氣的藝術家在報上看到這個名叫“葉珊”的詩人,認為是個15歲的少女,一路坐火車趕去花蓮,沒想敲開門一看,原來“葉珊”是個男孩。

  少年楊牧有一顆銳敏的詩心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據洪范書店負責人葉步榮在紀錄片《朝向一首詩的完成》中回憶,其實楊牧在高中時看起來蠻孤獨的。“有次他沒來,寫了個請假條,事假,事由他就寫了‘苦悶’兩個字。他一個人自己跑到海邊去,待了老半天。”

  枯坐、沉默、遺忘……這樣的字眼似乎常常出現在楊牧的詩作中。

  四月自樹梢飄落/飄下這小小的山頭/山頭罩著煙霧/一騎懶懶踏過,在路上點著淺淺的梅花//假如夜深了,夜深此刻/那少年兀自坐著,在山神廟階上坐著/四月飄下了這小小的山頭/小黃花自樹梢飄落 (《沉默》)

  陳文芬回憶,馬悅然譯完楊牧的詩作,曾介紹給瑞典詩人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托馬斯·特朗斯特羅姆。“托馬斯很喜歡這首《沉默》,他覺得楊牧早期的浪漫派短詩寫得太好了!”

  據楊牧在自傳體散文集《奇來前書》(奇萊山,花蓮境內海拔3607米的險峰,臺灣十峻之一)中回憶,15歲至18歲期間,他寫詩不下兩百首,幾乎全發表了:《現代詩》、《野風》、《藍星詩刊》、《今日新詩》、《海鷗詩刊》、《新新文藝》、《創世紀》、《海洋詩刊》、《文星雜志》、《文學雜志》、《筆匯》……

  因著這些發表的作品,楊牧很快匯入臺灣現代詩創作的大潮。藍星詩社當時的扛鼎詩人余光中帶他去見前輩覃子豪討論交流。創世紀詩社的痖弦也早已通過文字與他訂交。在痖弦的記憶中,“那時他已經有點名氣了,當時誰寫的詩最好,我就找誰。先通信后見面,以詩會友。我們在一起喝茶,有時來瓶價廉的烏梅酒,七塊錢臺幣。喝了以后,上頭,暈,然后就說彼此的詩,我說我最喜歡你兩句詩,‘我從海上來,浪聲滿袖’,真瀟灑!”

  在臺灣詩壇最為人熟知的詩人中,鄭愁予和余光中以他們曉暢的抒情性,入選中學教材最多,流布廣泛;洛夫和楊牧則以語言實驗的難度,在創作界與學術圈享有更高地位。據臺灣詩人向陽回憶:“1982年我主持的《陽光小集》詩雜志發信給44位戰后代青年詩人,請大家票選心目中的十大詩人,42歲的楊牧在28張有效票中得23票,僅次于余光中(26票)、白萩(24票),十大詩人上榜者也以他最年輕;就細項看,他的詩作,結構和語言駕馭兩項都高占鰲頭,意象塑造僅次于洛夫,音樂性和影響力僅次于余光中。”

  盡管與現代派兩大詩歌團體交好,但楊牧似乎并不熱衷詩歌活動,也比較拒絕被歸類。在詩人們的聚會中,他是“一連打翻三次煙灰碟而不色變的青衫少年”。他敏銳善感,又樸拙固執。新生代詩人對于特立獨行的楊牧心存敬意,常開玩笑說他是“詩神楊牧”,覺得他難以超越。

  陳文芬說:“悅然很早就翻譯臺灣詩歌,他對商禽、痖弦、洛夫三人評價很高,接著就是楊牧。楊牧產量巨大,而且他非常特別。那幾位,包括我們常說的紀弦、覃子豪、周夢蝶等人,都是從大陸來的,但楊牧就是本土起來的詩人,他的師承又很特別,在臺中東海大學讀過哲學系,老師徐復觀就是個開放的外省人,后去美國跟隨陳世驤,陳世驤的好友是誰?老舍。楊牧從陳世驤那里直接繼承了五四以來的傳統,可以說,他繼承了所有的東西,加上自己對英語世界的文學積淀又很深,他的哲學性又強,所以,沒有一個詩人有他這樣的背景。”

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

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-核心期刊咨詢網
論文發表咨詢

相關論文閱讀

期刊論文問答區

文學歷史優質期刊

省級期刊、國家級期刊、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,文史藝術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

最新期刊更新

精品推薦